唯一女皇武则天:用属女人的武器 改变自己的命运

2020-10-22 18:26:11 作者: 唯一女皇武则

  武则天是文水人,但作为利州都督的女儿、大唐帝国的皇后和武周王朝的皇帝,她一辈子只回过两次文水,一次是12岁的时候回乡葬父,一次是37岁,身为皇后以后;一次满怀着巨大的悲痛,一次显露着衣锦荣归的煊赫。一千多年过去了,悲痛与煊赫都化为云烟,飘散在历史的故纸堆里,留在人们记忆中的,就只有一个符号: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帝。

  武则天在半个多世纪里,是大唐王朝的实际统治者,她的功与过被人评说的已经很多,我所注意到的是:14岁的时候,武则天被李世民赐名“媚”,67岁的时候,她为自己命名“”(武则天自己所造,音照),在更往后的史书里,又以她的尊号“则天大圣皇后”来指代她,于是,从女人武媚到皇帝武,乃至到历史人物武则天,这其中的转变耐人寻味。

  则天庙正殿门口的对联,是武则天一生最好的概括

武则天

网络配图

  与后世所谓正统史家们的看法不同,至少在唐代,武则天的名声还不算太坏———毕竟她以后的唐朝皇帝们,都是她的子孙,为尊者讳还是要讲的———所以,在她的故里,据传很早就有了一座纪念她的庙,而历代多有重修,即便是宋以后,对武则天开始贬斥,也仅仅是改名而已,庙宇还是保存下来的。

  则天庙不大,很整洁。穿过则天塑像后那个上写“则天圣母庙”的门洞,才算真正走进了则天庙。门洞不长,可也有十米的样子,门洞幽暗阴冷,走出去的时候,会觉得阳光有点刺眼,眼神闪烁间,一座大殿就跃入视线。据说这是金代的建筑,历代重修都不改原貌,翼展平缓阔大,气势雄浑,是唐代建筑的风格。

  建筑都有自己的个性,这样的气派使得人不禁凝神静气,有点不敢走进去瞻仰她的真容,还是先去碑廊或配殿里调整自己不恭的心态罢。碑廊里竖着好几通碑,好久不曾清洗,蒙着厚厚的尘土,隐约知道那是历代的重修记录。武则天虽被后世的史家贬斥,但在她的故乡,即使从保存当地文化遗存的角度出发,她的庙宇也理应该有如此待遇,而现在作为生平陈列馆的配殿里,用蜡像彩塑着她的故事。回文水葬父省亲,自然有相应的塑像———对于本地的著名人物,定然要不遗余力地与之相联系,这是我们的习惯。

  慢慢踱到正殿,大门两侧的对联引起了我的注意:六宫粉黛无颜色,万国衣冠拜冕旒。这是唐诗集句联,上联出自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,说杨贵妃艳压后宫,下联出自王维的《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》,描写四方朝贡的帝王气象。上联春色旖旎,下联庄重威严,上联说女人武媚,下联说皇帝武,浑然天成又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武则天两段人生,真正是大手笔。然而,若联想到武则天从唐太宗才人到唐高宗皇后,从大唐的受宠妃嫔到大周的开国君主,这看似平静的叙述下,有多少宫闱间的枯骨冤魂,有多少朝堂上的血雨腥风,这副对联是褒是贬,还真是费人思量。

  想着这些,出来重新看武则天的塑像,突然就多了些复杂的感受。塑像上的武则天,神情平静、面貌端庄,目光柔和,有着母仪天下的气象。我想,这应该还是她身为皇后回故乡省亲时留在文水人心中的形象。她故乡的人仍然用女装形象来装扮她,这也许是表示,他们并不看重所谓“女皇”或者“封建时代杰出的政治家”的身份,她只是文水这块土地孕育的一个女儿。她,不管怎么说,是个女人,美丽的女人。

武则天

网络配图

  女人武媚用属于女人的武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

  武则天的父亲叫武士,祖上做过大官,到他那一代,已经没落很多年了。武士从卖豆腐起家,以木材致富,但更想“扶主立忠”、“慷慨扬名”,于是弃商从戎,投奔了李渊。

  不得不佩服中国古代商人的眼光,古有吕不韦,唐有武士,眼光独到,能从纷纭的人群中,找到真命天子。武士深得李渊信任,到了可以一起商量谋反的地步。大唐建国以后,更以开国功臣的身份受到两代皇帝的宠信,据说,武士娶武则天母亲的时候,是李渊做媒,公主提亲,娶先朝贵族之女,结婚的钱都是国库掏。做人做到这个地步,也算成功了。更成功的是,他生了武则天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