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密末帝溥仪在苏联究竟过怎样的俘虏生活

2020-09-24 20:07:24 作者: 解密末帝溥仪

  1945年8月19日,一架小型飞机在沈阳机场神秘降落,占领了沈阳机场的苏联红军很快将这架飞机包围起来。舱门打开后,一个衣着华丽、神色慌张的男子从飞机上走了下来,他就是末代皇帝溥仪。

  8月8日,苏联对日宣战。这使“满洲国”傀儡皇帝溥仪预感到末日即将来临。十天后,他在日本人的安排下,抛下“皇后”婉容、“福贵人”李玉琴及其他家眷,乘小型飞机飞到沈阳,准备换乘大型飞机逃亡日本。但溥仪万万没有想到,苏军几乎在同一时间占领了沈阳机场,当他和随从走出机舱时,便成了苏军的俘虏。  

1_副本2.png
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待遇优厚的俘虏生活

  第二天,在苏军的押解下,溥仪等9人前住苏联,先后被关押于赤塔的莫罗科夫卡收容所、伯力红河子看守所、第45特别战俘收容所等处。在这些地方,他过了5年的特殊俘虏生活。

  苏联的所有收容所都从来没有关押过一位“皇帝”俘虏,因此,苏方对身份特殊的溥仪实施了特别优待。莫罗科夫卡收容所专门为他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,向他交代了政策,并询问他们有什么要求。随后的生活待遇,更是出乎溥仪等人的意料。苏方对待他们就像对待疗养者一样:在膳食上,他们每日四餐,早餐有面包和各种点心、咖啡、茶等;午餐至少两菜一汤;下午三四点钟还要开一餐,叫“午茶”;晚餐常吃西餐,内容更为丰富,有牛舌、牛尾、果酒、点心等。

  溥仪等人不知道,当时苏联的经济还相当困难,百姓的生活水平非常低,商店里出售一种叫“黑列巴”的面包,里面掺杂着草秆、糠皮等东西。在起居上,收容所为溥仪准备了单间,还专门安装了有线广播,播放音乐和俄语新闻等节目。闲暇时间,溥仪等人不需要劳动,可以散步、聊天。

  开始苏方对他们的活动范围还有一定限制,后来限制逐渐减少,溥仪可以在山上、山下、河边、树林随便走走,活动范围比他当“满洲国皇帝”时都大。更有甚者,当苏方知道溥仪会弹钢琴,还将一架钢琴搬到了他的住处。这一切都使溥仪感到意外,更有些忘乎所以。

  溥仪对他带来的随从一直都端着“皇帝”的架子,天天接受他们的请安。他整日诵佛念经,打坐修行,还让随侍放哨,好让他摆弄诸葛神课、金钱卦等玩意儿,占卜自己的未知命运。他的这些做法从未受到苏军的干预。  

2_副本2.png
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待遇优厚的俘虏生活

  回到看守所,溥仪左右为难:如果将珍宝全部献出去,实在是舍不得;如果不献,留在苏联的愿望肯定实现不了。最终通过与其他人商量,决定将金碗、金瓶等一些价值低、体积大的物品献出去,其余的藏起来。藏在哪里合适呢?恰巧他们弄到了一个装电影机的箱子,溥仪的随从李国雄找来工具和铁丝,在箱子里做了一个夹层,将468件宝物放了进去。还有一些既舍不得献,又放不下的宝物,则分给其他人,如溥仪的侄子毓分得一个宝石金手镯、一个钻石袖扣和一袋珍珠;李国雄分得一块钻石、一个蓝宝石帽花和一个祖母绿帽花;其他人也各得三四件。

  后来,随着囚居场所的变换,溥仪怕这些珍宝被苏方发现,落得个欺骗苏联政府的罪名,决定将部分珍宝销毁。他派人将一些钻石、手镯扔进了江里,将一些珍珠投入火炉。

  1950年8月溥仪回国时,将部分保存下来的珍宝带回国内,交给了人民政府。然而,溥仪的百般讨好并没有获得最终的避难,苏联方面一直都没有答应他留在苏联。所以,在整个俘虏生活中,溥仪始终惴惴不安,每当见到说中国话的陌生人,就会误认为是共产党或国民党派来接收他们的人员,总是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国际军事法庭作证8天 1946年春夏之交,苏联内务局对溥仪以下各伪满大臣开始了一系列传讯,询问日本关东军如何控制伪满政府,溥仪怎样由天津到东北当“皇帝”等等。溥仪开始不知道苏方这样做是为什么,直到1946年8月苏方通知他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当证人,他才明白其中的缘由:原来是为出庭作证做准备。  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